北周

周山之北,北山之周。
是个涉猎较广的疯子。
北周/North.Z

© 北周
Powered by LOFTER

【织太】主IF线,浅谈

虽然IF线是以白芥黑敦为主,但看完以后我满脑子都是织太,磕出满嘴刀子满心血洞。

以下分析涉及剧透。

一,

IF宰只是接收了书外自己的情感,他甚至没有经历过一分半点,而为了这份情感,为了这个“唯一的织田作活着在写小说的世界”,太宰治赌上了自己的所有。

二,

无论是哪个世界,哪个先生,他的本根是不变的,他厌倦了世界,他追求的是永恒的脱离和安眠。

先生对死亡的态度始终是敞开双臂的,他拥抱死亡,他不期待死后所谓的虚无和黑暗,他只是厌倦了活着,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于他而言,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拷问。

织田作是他的转折点,这点在IF线最为显著。能为了这样一份情感而忍受活着的疲累的先生,是远超...

他们真的超好。

*p1姿势有参考。

我…

本想在半次元上测几个甜文关键词,以此满足一下自己的妄想…然而…然而…!?

不信邪地测了几十组,挑了几张放上来,以及最后终于磕到想要的童话结局。(然后我就把APP卸了)

我只是想看织太两人幸福地活着。

死后自会一睡不醒,生前又何必长眠。

白色绣球花,寓意光明、希望。

百感交集啊。

文野里,我虽然是宰中心向,但实际上只有织太让我真的尝出了超越友谊的双箭头情感意味,他们是灵魂伴侣。织田作是最靠近太宰先生心脏的人,也是亲手把那颗寂静的心脏推向光明的人。

更别提IF线了,我也是好好品味了一下什么叫做40米大刀。

现实中,织田作死后不久,太宰治自杀成功。

每每看到先生海蓝色的宝石领结和沙色风衣时,经常会想,武侦时期的先生不再像是单纯地为了从这个氧化世界里醒来而自杀,更像是以自杀形式开玩笑一般地问候着唯一的老友。

轻敲两下墓碑,像靠着爱人一样背倚石碑,然后又有了活下去的理由

织太是我在文野的细节上最受触动的一对,当看到织田作...

他是罪人。
他是欲望。

第一次用板子画画,就只会一个笔刷和一个橡皮,感觉画的超没效率。
好难啊啊…板子之道,博大精深。
惯例表白安雷大本命cp
乾杯 []~( ̄▽ ̄)~*

安雷纪念日快乐!

这段时间忙其他事,先占个纪念日位子。

大本命cp是不容错过的!

(话说我日常生活中和54这个数字真的很有缘,班级4楼,班号54,团员号里也有54,考号经常尾号4,学号04,姓氏字母也排第四位。雷厨感到了深深的幸福www)

我似乎在梦里见到过这样一个青年。

他似乎是我的爱人。

但医生说:

那只是梦而已,你只是太累了。

——安迷修的自白

ps:
人体有参考。
或许有机会以后会写个短篇?

通常活着和死去的理由一般数量。

活着也真是件恶心又美丽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ACCA13简直是完美贴合我的口味,第一次看完动漫迅速去找了漫画,又发现了好多细节!
画风,CV,剧情,人设,对话,BGM,细节,片尾彩蛋……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简直正中红心!!
以及,尼吉我的爱!!
理想爱情没跑了!!!

【安雷】Rose

*脑洞产物,大量自我角度阐释

*间断性写文,文风多变

*设置有私人对西西里的执念

[私设]

安迷修:教父

雷狮:自由杀手

自大西洋上远道而来的暖流,湿润而柔软,泊在西西里的臂弯。

海鸟在岸边帆绳上歇了脚,港口渡轮长鸣。

柠檬和柑橘的甜香漫开在岛上,随着地中海的浪潮沉浮。

安迷修半阖了眼享受着降落的天光,眼帘内交替的橘金和深红光斑也沾染上了西西里的浪漫。

他想,应该好好煮上一壶Espresso,再把先前那本没看完的书接着念完。

——本该如此的。

“安迷修,你手脚麻利点。快点收拾干净。”雷狮蹲着身子,将手浸在海水里。房屋的阴影掩盖了海水下散开的红色。

“你们自由杀手的手段...

[文野]Black Comedy —Ⅱ

*太宰治中心向

*加粗黑体字为原著内容,顺序有改动。

Lupin

太宰治。织田作之助。坂口安吾。

“嗨,织田作。”

“你的伤又多了啊。”

“是多了。”太宰看着自己的身体,笑了一声。

“啊啊……刚工作完就开始头痛……”安吾垂下了头。

“安吾,你工作过度了。”

“对了,我们来拍照吧。”

“以示纪念。”

他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光。

昏暗的酒吧灯晕下,有情报员满含无奈的比划的手势,有男人平静而深沉的目光,还有自己,热衷自杀的干部。

……多么美好的时间啊。

沉稳的锈红色没有血液那么刺眼,没有石榴那么糜烂。在他黑灰的画布上画上一笔温度。

“织田作!”

太宰治忘了,光也会变成残...

[文野]Black Comedy —Ⅰ

*太宰治中心向

*私设:聋耳

黑色。白色。灰色。

——太宰治所见。

他咧了嘴,笑容上扬到一个快要撕裂的弧度。

太宰治对世人有个小小的隐瞒。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看着镜子里的映像,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上的人做出一样的动作。

然后他对着耳蜗,指尖狠狠地刺下。

算啦,好疼的。

圆薄的指甲堪堪顿在皮肤上,边缘割破了几根毛细血管,血珠渗出,顺着耳垂凝成细细的一线。

太宰治眨动两下眼睛。

算啦,聋子。

他的笑容像是糜烂的花,透出腐败的香。

算啦,跟自己过不去有什么用。

第一千个。

还是第一万个来着。

怎样都好吧。

太宰治看着准星与凹槽中点与一张人脸...

【安雷】向死而生

“雷狮,你说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活呢?”

“为了死亡。”雷狮头也不抬。

"Death."

"End."

"Demise."

“随你怎么称呼。”

“有什么区别吗。”安迷修嘴角抽搐,“难道我们不能为了活下去而活着吗?”

“不能。”雷狮合上手里的书,“只要活着,就在死亡。一切都会死去。”

“真是悲观。”安迷修评价道。

“是客观。”雷狮白他一眼。

“不过我还是会认为,我们是为了活而活着的。”安迷修说。

“天真。”

“或许吧。”他笑了笑。

“走了,该出任务了。”雷狮盯了安迷修半晌,突然说道。

"Yes,sir....

【安雷】胎动.2

lof你就不能说下敏感词是什么类型吗……郁闷。
以下微博链接。
不是车,不是生子文。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3991319518292

打不开的请点评论,有放链接。

转载未删改,如图。
虽然日常大家调侃森总没什么,但希望不要当真拿去宣传,尤其是cp之类的。
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心知肚明就好。

恋爱鴉:

在空间看到的......扩散一下叭


【安雷】胎动.1

我气到了,lof已经屏了我四次。
我实在是找不到违规词了,下面是
微博链接。
没车。
气到不想说话。
真的好气诶。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0037357495159

如果点不开以上这个链接,手机党的小伙伴们请翻评论。

没忍住又摸鱼了……很隐晦的安雷。

【安雷】胎动.0

*架空设定,诡异私设众多
*突发灵感的产物
*不是生子文谢谢
*ooc严重!慎入!

公历30054079年12月24日

突如其来的信息编码篡改了世界的定位,掠夺了光与热,天空蔓延着无尽的铁灰色,蔽日的烟尘切断远眺的视线。

地表崩溃成碎裂的网纹状,在僵冷的铜绿色土渣里,枯黑的冷杉树萎缩了枝干,树皮断裂,扭曲着歪倒在低于0℃的土被上,有霜花凝成细丝般的脉络。

科技,经济,文化,一切的一切在30054079年失去了意义。

地球,养活了数百亿人口的燃烧的大熔炉,在短暂的几十分钟内被抽干了热量,变成一块残渣,一片碎末,孤零零地悬浮在宇宙中,太阳系的第三轨道上。

THE END OF HUMAN CIVILIZATIONS...

【安雷】He Walks in Beauty

0.

安迷修喜欢雷狮,无人知晓。

安迷修讨伐恶党,人尽皆知。

1.

他在杀戮。

他深紫色的眼里有星辰大海。

Such beautiful he is.

安迷修将“雷狮”这两字在唇边舌尖反反复复地念诵,拆开了又拼回去,碾碎了含在舌底,咀嚼了呑进胃里,最终说出口的是“恶党”。

2.

“恶党,我会讨伐你。”

3.

雷狮的笑容很漂亮。

轻狂,嚣张,神采飞扬。

他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傲慢,支棱起坚硬的钢刺,比玫瑰还扎手。

可安迷修就是心甘情愿地把胸口对准刺,迎上去。被刺得血肉淋漓,他却还嫌不够,真想把那一整颗红彤彤的心脏掏出来,将满腔的爱欲全都摊开在那人面前,赤裸裸的不加伪饰。...

安迷修-anmixiu-imissiu-I miss you(发音)

雷狮-leishi-“爱你”(口型)

偶然发现后,我的手蠢蠢欲动。
想写!

Two men looked out from prison bars

One saw the mud, the other saw the stars

【国教组】Guns-Episode.1

*用不来超链接,0章请手翻<(_ _)>
*时间线:维克托冠冕前,大量私设
*仔细想想这应该分到维海维啊

“请问古兰兹来赫警官在吗?”

“我在,请进。”

“古兰兹来赫警官,请您看看这几份资料,这是继莫贝丽克街区骚动后的又几起事件。”

又是这种恶趣味……简单粗暴的手段。

维克托扫过事发现场的照片,熟悉的杀人方式让他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

那家伙真会乱来,承重柱是那么简单就能拿起来砸人的吗。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维克托想了想,“让里德来协助我。”

“是。”

“报告。侦察部门B9,里德。”

“请进。”维克托放下手中的公文,对来人笑笑。“半个月不见了,里德。”

“...

【鹤一期】鹤望

*架空设定
*由一个灵感衍生再完善的故事。写作过程断断续续,文风多变,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下翻吧。

昏黄的光斑迷离在柏林的沥青街面上,蓝调的音阶慵懒滑过栗树枝头,点染着几许威士忌的醇厚。

“Yo!Lange nicht gesehen, Leon!(好久不见,Leon)”身穿纯白色常服的男人口吻熟稔,挥手朝吧台后的Leon笑道。

“Mr.Kuninaga.”Leon给他的老客人调了杯马丁尼,“口味没变吧?”

“哈老伙计,我知道你懂我。”鹤丸吹了个口哨接过酒杯,嘴角笑容灿烂得像是美国加州的阳光。

Leon挑了挑眉梢,手头捏着软布擦拭玻璃杯。“你这样热衷惊喜的人,指不定哪天就改口了。”

“...

Chivalry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I will harm no woman.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想要过惬意的生活,有时间听歌,有时间写字,有时间读书,有时间旅行。”

“目光流转后的凝固,踏着黑白交错的光影。”

【伯教】Cold Reading

*其实只是个灵感突发的短篇。
*一发完结。

“海涅老师,您在生气吗?”

虽说是疑问句,但实际上是陈述句。

罗森贝克伯爵脸上挂着的笑容一如既往公式化。

“我没有生气。”

“那您就是在为了什么而焦躁吧。”罗森贝克单手支着下颌,唇边的笑容在海涅看来可谓是不怀好意中的不怀好意。

“不,是伯爵您多虑了。”海涅拿起釉彩漆的穗纹瓷杯,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鎏金杯柄,把杯子送到唇边,轻呡杯中的锡兰纯茶。之后他用尾指点了下瓷碟作为缓冲,杯底和碟面相碰响起轻磕声,最后稳稳的落下。

完美的英式礼仪。

罗森贝克在心底为王室教师的礼节吹了个口哨。

浓稠的蜜色阳光斜斜地撒在两人对坐的身影上。艳色的玫瑰在土地上泼...

【国教组】Guns-Episode.0

*私设众多。
  背景为维克托冠冕前时期。
  维克托:警察。
  海涅:杀手。
*维克托冠冕后会回归原著设定。
*这铁定是个更新不定的坑,以上OK的话就继续吧→

维克托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将审阅后的公文理好放在桌角。他长舒口气倒在椅背上,警服上金色的勋章和三色绶带投下细碎片影,随着烛火的摇曳在墙面上跳跃。

“现在……我国的军事优势……国际方面……”

维克托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凌晨两点左右新闻,断断续续的播音里杂音混响。

他站起身转向玻璃窗,将额头贴在冰冷的玻璃面上,湖蓝的眼瞳微敛,瞳深处细细的镌刻着晦涩的情绪。

“维克托•冯•古兰兹来赫。”

“我是警察,我效忠于...

“很多人都想把生活过成一首诗,把情绪变成一盏茶。”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