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诸
Powered by LOFTER

“目光流转后的凝固,踏着黑白交错的光影。”

【伯教】Cold Reading

*其实只是个灵感突发的短篇。
*一发完结。

“海涅老师,您在生气吗?”

虽说是疑问句,但实际上是陈述句。

罗森贝克伯爵脸上挂着的笑容一如既往公式化。

“我没有生气。”

“那您就是在为了什么而焦躁吧。”罗森贝克单手支着下颌,唇边的笑容在海涅看来可谓是不怀好意中的不怀好意。

“不,是伯爵您多虑了。”海涅拿起釉彩漆的穗纹瓷杯,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鎏金杯柄,把杯子送到唇边,轻呡杯中的锡兰纯茶。之后他用尾指点了下瓷碟作为缓冲,杯底和碟面相碰响起轻磕声,最后稳稳的落下。

完美的英式礼仪。

罗森贝克在心底为王室教师的礼节吹了个口哨。

浓稠的蜜色阳光斜斜地撒在两人对坐的身影上。艳色的玫瑰在土地上泼...

【国教组】Guns-Episode.0

*私设众多。
  背景为维克托冠冕前时期。
  维克托:警察。
  海涅:杀手。
*维克托冠冕后会回归原著设定。
*这铁定是个更新不定的坑,以上OK的话就继续吧→

维克托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将审阅后的公文理好放在桌角。他长舒口气倒在椅背上,警服上金色的勋章和三色绶带投下细碎片影,随着烛火的摇曳在墙面上跳跃。

“现在……我国的军事优势……国际方面……”

维克托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凌晨两点左右新闻,断断续续的播音里杂音混响。

他站起身转向玻璃窗,将额头贴在冰冷的玻璃面上,湖蓝的眼瞳微敛,瞳深处细细的镌刻着晦涩的情绪。

“维克托•冯•古兰兹来赫。”

“我是警察,我效忠于...

“很多人都想把生活过成一首诗,把情绪变成一盏茶。”

[文野]悖论妄

*黑时=太宰,武侦=太宰治

*双宰,轻微织太

*文风和走向诡异,慎

*人物属于朝雾,ooc属于我


0.

中原中也海蓝色的眼瞳里映出废墟残垣和硝烟火光,还有他搭档那恶心的苍白笑脸。鼻腔里蒸腾着熟悉到腻味的铁锈腥臭,以及肆意流淌在断裂砖石间的红酒冷香。

中原中也的手紧卡着太宰的咽喉,拇指狠狠抵住对方的颈侧。男人因血管受压而呼吸不畅,从脖颈向五官蔓延出淡淡的死青色,他却艰难地勾着向上的唇角,笑得看不出他的情绪。

中原中也现在只想一口撕烂这人的颈动脉,给他在太阳穴上补两枪,再绑上水雷沉尸横滨港口。他咬牙切齿地对眼前这张病态的笑脸吼道:

“混蛋太宰,这世上有谁他妈的能搞懂你才有鬼!”...

【全职高手】【周叶】一发来自荣耀巅峰的安利

全职周叶,前后第一人,位于荣耀巅峰的两人,王朝和奇迹的缔造者,最强大的温柔和最温柔的强大。
请尽情吞下这口安利!!

全职高手周叶粮仓:

旁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你听说过周泽楷和叶修吗?荣耀前后第一人,颜值高技术强的周叶,真的不要来一发吗?吃我安利啊!


                            ...

【织太】26 Words


Ablaze[猛烈燃烧的;闪耀的]

    太宰治的光在他十八岁的某个黄昏里燃烧成灰。

Bar[酒馆]

    太宰治每次都会强力谴责Lupin的老板。

    因为这里连一杯洗涤剂鸡尾酒都没有。

    Lupin老板微笑着瞟了一眼太宰治身边的红发男人。

    他才不想自讨没趣地暴露Lupin里的洗涤剂已经被私人承包的事实。

    毕竟狗粮吃多了也是会撑的,真的。

Christmas[圣诞]

    他们在槲寄生下接吻。...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非常赞同这篇文章。

太阳照在绿墙山:

完全同意这篇内容,并且举起四蹄儿希望大家对于他人的【创作品】不要使用转载到自己空间的功能。LOFTER赶紧上线选择性开放转载的功能吧……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毕竟LOFTER现在已经不太保护原创了。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伏尔加河的波涛

探照灯映出伏尔加河的河面
路灯的光比想象的柔和
北冰洋的寒冷气流将伏尔加河冰冻
漫天的暴雪让行人睁不开眼
天雷滚滚带来恣意的雨
雨点击地的滴答中
掺杂着石英表转动的咔哒
雨中的泽蛙乱鸣
苏醒的夜莺低喃
冰封的伏尔加河上的春光
一点一点捂暖了冰层
化作最柔软的春水
波涛拍岸的声音那样轻缓
俄罗斯的母亲抒发着自己的爱意
在夜空中低声吟唱的
伏尔加河的波涛

威尼斯在流着泪
夜晚的水面倒影着月色
贡多拉在狭窄的水巷中行驶
艄公穿着黑白的衣
手风琴的声音古老悠扬
爬满青苔的墙根潮湿
你天空色的眼中是碧波
碧波上漂浮了叹息桥
没有时间的界限
没有地域的虚设
呼吸穿越在永恒的城中
隔了几个世纪的光阴
艄公黑白的衣
摇着贡多拉

上帝在做着一个梦
威尼斯在流着泪

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的世界。
和走在阴霾大道上的智人。

Oranges and Lemons

  "Oranges and lemons"

  Say the bells of St. Clement's

  "You owe me five farthings"

  Say the bells of St. Martin's

  "When will you pay me"

  Say the bells of Old Bailey

  "When I grow rich"

  Say the bells of Shoreditch

  "When will that be"...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There was a crooked man,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He bought a crooked cat,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Who killed Cock Robin?

Who killed Cock Robin?
I,said the Sparrow,
With my bow and arrow,
I killed Cock Robin.
Who saw him die?
I,said the Fly.
With my little eye,
I saw him die.
Who caught his blood?
I,said the Fish,
With my little dish,
I caught his blood.
Who'll make his shroud?
I,said the Beetle,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
I'll make...

TOP